寒冬夜里独自游荡

穿着加绒半高帮皮鞋
身上穿着两件羽绒服
即便夜没有风的嘲弄
也未曾留足张望风景
依然冷地流出了鼻涕
我总是沉浸在我所牵挂的事正朝我幻想的方向发展,而不去想任何现实的状况。
网站上写“春暖花开”,其实真是讽刺,
我总是期待”春暖花开“,而不是努力去做,不是意外发现桃花源。
我认为的信仰就是,抱着不忘初心的目标前行,不带有偏激和一味的固执。